擔保借款合同糾紛案代理詞

2018年11月25日12:56:04 發表評論

借款擔保合同一案的二審代理詞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某某市信用合作社聯合社(以下簡稱:信用聯社)與某某市某某某巖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磚廠)、四川某某建筑安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建筑公司)擔保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原判決(四川省某某市中級人民法院(2004)民再字第75號民事判決)認定事實不清,析證、采證有誤,是嚴重錯判,現對此發表二審代理意見如下:
        一、原判決對信用聯社主張擔保權利的期限認定有誤
        原判決認為:“按照《擔保法》第二十六條的規定,信用聯社從1999年5月13日開始在六個月內也就是在1999年11月13日以前應當向保證人建筑公司主張承擔保證責任”。于此,原判決對信用聯社主張擔保權利的期限 認定錯誤。《保證擔保借款合同》對保證期間沒有明確約定。相關內容為第六條之約定:“貸款到期,由借款方及保證人負責償還貸款本息。借款人及保證人到期不能歸還,又未與貸款方簽訂延期協議的,從逾期之日起,貸款方加收21%的利息,并可以從借款方及保證人的帳戶上直接扣收逾期貸款本息。”本約定即是對建筑公司承擔保證責任期間(保證期間)的籠統表述。換句話(其根本意思)說就是:“建筑公司承擔保證責任直至磚廠貸款(主債務)本息還清時為止”,否則,信用聯社均可以從“保證人的帳戶上直接扣收逾期貸款本息”。根據《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規定:“保證合同約定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直至主債務本息還清時為止等類似內容的,視為約定不明,保證期間為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二年。”顯然,《保證擔保借款合同》對保證期間約定不明。本案中主債務履行期屆滿時間為1999年5月13日,那么保證期間為1999年5月13日至2001年5月13日。那么信用聯社主張擔保權利的期限止于2001年5月13日,而不是原判決認定的1999年11月13日。原判決對該事實認定錯誤。
       二、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期限內主張了擔保權利。原判決對此事實認定有誤。
     (一)信用聯社于1999年11月4日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法院判令磚廠、建筑公司連帶償還所欠信用聯社貸款70萬元及資金利息。這有《民事訴狀》、市人民法院《庭審筆錄》及相關卷宗檔案證實。顯然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期限內向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
     (二)信用聯社于1999年10月9日分別向建筑公司、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某某某、建筑公司承建信用聯社工程組建的基建隊(某某某作任工地代表)、貸款時建筑公司相關關系人某某、某某等發出《逾期貸款催款通知書》、《催收函》,向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
       為正確認定此事實,需先澄清和糾正原判決對“主張擔保權利”這一法律概念(或者說術語、用語)內涵的錯誤理解和認識。原判決將“有沒有主張擔保權利”與“有沒有主張到擔保權利(或者說能沒能主張擔保權利)”混淆起來。擔保法、民法、民訴法所界定和要求的“主張擔保權利”是程序性的行為,即要求和強調“有沒有”積極行為以主張權利,強調的是形式。但“有沒有主張到擔保權利(或者說能沒能主張擔保權利)”是實體性的行為,強調和要求的是能不能實質達到主張權利的預期效果和目的,能不能實現實體權利,強調的是實質。這二者是有本質區別的。原判決將“有沒有主張擔保權利”混同為“有沒有主張到擔保權利”是錯誤的。致使于本案就相關事實錯誤析證、采證,進而導致錯判。例如:本案中,信用聯社向建筑公司及某某某通過各種途徑發出特快專遞,寄送《逾期催款通知書》、《催款函》,即是法律規定意義上的向建筑公司主張擔保權利。至于建筑公司因故能否實際收悉通知,能否實際向信用聯社承擔保證責任,那是另一個層次上的問題,不影響信用聯社向建筑公司主張擔保權利行為的成立。
        1、建筑公司登記地址為:市紅軍街33號附2號(見《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信用聯社以該地址為投寄目的地于1999年10月9日向建筑公司發出特快專遞,根據法律規定,應認定信用聯社向建筑公司主張擔保權利。且該主張權利行為發生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雖因建筑公司改變辦公地址,致使建筑公司未收悉郵件,這不能改變和否定信用聯社積極向建筑公司主張擔保權利的事實和主張擔保權利行為的成立。建筑公司未能收悉郵件過錯不在信用聯社,信用聯社沒有主動知悉建筑公司地址變更的法定注意義務,如果因此致使信用聯社失權,損失100多萬元集體財產而不能向建筑公司主張是顯失公正的。
       2、李家福系某某某的父親,李家福與某某某同住于一個縣級小城(見《常住人口登記表》)。信用聯社1999年10月9日向時任人大常委會主任的李家福發出特快專遞,讓其轉交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某某某。人大工作人員某某1999年10月9日下午簽收了特快專遞,并轉交給了李家福。根據民訴法,應認定信用聯社對某某某的送達。顯然,應認定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對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某某后在非正當原因的影響下改變先前的證詞,矢口否認曾轉交李家福,但綜合考慮某某在先的陳述應更客觀、真實。)
       3、1997年9月至2000年2月建筑公司在信用聯社承建工程,組建了建筑公司駐信用聯社基建隊,某某某任基建隊負責人,基建隊工作人員馬某系某某某認叫的舅父(見張某的證言)。信用聯社通過基建隊于1999年10月9日向某某某發出特快專遞,馬某簽收了。根據民訴法,基建隊工作人員(何況還有親屬關系)的簽收應視為基建隊負責人的收悉,自然應認定對某某某、對建筑公司的送達。顯然,應認定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期限內對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
       4、信用聯社于1999年10月9日向貸款時某某某的關系人某某、某某發出特快專遞,目的一個想通過他們敦促惡意逃避保證責任的建筑公司履行還款義務,充分證明信用聯社在積極主張擔保權利。
       (三)在貸款使用期內的1998年12月18日,建筑公司正為信用聯社建房,建筑公司使用磚廠的磚,信用聯社在敦促建筑公司預付磚廠磚款9.5萬元,償還磚廠貸款本息。建筑公司與磚廠為此達成協議,并由建筑公司基建工地負責人王樹林向信用聯社借建房款9.5萬元給磚廠償還了1997年5月13日至1998年12月24日貸款利息72788.80元(余款償還了其它貸款利息)。后由于信用聯社就本案敗訴,建筑公司又提走了這9.5萬借款。(該事實見信用聯社提供的第二部證據之第三組證據)該事實表明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期限內向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
       (四)在磚廠1999年5月13日貸款到期不能償還貸款本息的情況下,信用聯社扣劃了保證人建筑公司應收工程款近80萬元,以償付磚廠的逾期貸款本息,后因信用聯社就本案敗訴,該款才得以被建筑公司提走。(見信用聯社提供的第二部份證據之第四組證據)該事實表明信用聯社已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建筑公司主張了擔保權利。
        綜上所述,上訴人提供充分證據證明信用聯社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向建筑公司積極主張了擔保權利。原判決對該事實認定錯誤。
        三、保證人建筑公司實際支配、使用了涉案貸款,作為用款人建筑公司亦應承擔償付責任。磚廠違反了借款用途。
        磚廠貸款70萬元,其中63萬元進入保證人建筑公司指定帳戶并被建筑公司實際支配、使用。該借款約定為磚廠購置固定資產之用,結果被建筑公司用作他途使用,違反了借款用途。(該事實見信用聯社提供的第三部份證據)同時,建筑公司也是違反借款用途的連帶責任保證人,對此建筑公司負有雙重責任。現磚廠已倒閉,沒有償還能力。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誰受益誰償債”的規定、精神,作為事實上的用款人建筑公司理應承擔貸款本息償付責任。
        四、上訴人(信用聯社)為了實現債權所遭受的損失,有權獲得賠償。
        《擔保法》第二十一條規定“保證擔保的范圍包括……實現債權的費用”。上訴人(信用聯社)為了實現債權,遭受了損失(詳見信用聯社提供的相關損失證據),這些損失理應由債務人和保證人承擔。
        綜上所述,原判決認定事實不清、析證、采證有誤,是嚴重錯判,懇請二審審判庭根據證據、事實及法律,糾正該錯誤判決,判令磚廠、建筑公司連帶清償貸款本息并承擔上訴人為實現該債權遭受的相關損失,以保護信用聯社的合法權益是幸。
        此致
省高級人法院
   
                                    省信用合作社聯合社
                                       代理人:程力律師
                                         2006年5月  18 日
 
 
(采集于互聯網,請根據實際情況參考使用。)

 

weinxin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